肖睿:人工智能教育領航者
zuofei-dzy | 2018-12-14 13:33:56  4429 瀏覽

成為IT教育領航者,投身人工智能新時代,是他命運偶然中的必然。

世界上有這么一種人,他們是被上帝吻過的。而肖睿應該就是其中之一了。


14歲就被吉林大學少年班選中,攻讀人工智能專業。


北大軟件學院特約講師,北大學習科學實驗室特約顧問,國內首批PMP(項目管理專家),與此同時還擔任勞動部和教育部行業崗位標準評審專家。


由于后來對教育行業感興趣,又拿下了北大教育學博士。


這種人,好像就是想做成什么就能做成什么……


微信圖片_20181109160725.png


初次見肖睿,和我預想的大不相同。他是有著很多高大上title的技術大拿,卻沒有傳統技術男的寡言少語、不善交際。反而覺得在我面前的是一位“哲學家”,他溫文爾雅,有一種力量,幾句話的交流就讓人很舒服。


▎兒時的夢想


如果按照預先設想的生活軌跡,肖睿應該在大學畢業后去硅谷,然后在30歲退休,成為一個像寫出計算機領域經典著作《計算機程序設計的藝術》的Donald Ervin Knuth(注:本文用唐納德·克努特這一中文譯名)一樣的人。克努特年少成名,在30歲的時候已經出版了《計算機程序設計的藝術》系列的第一卷《基本算法》,年紀輕輕就已經在斯坦福等名校任教,在計算機領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。


“當時他所在的硅谷學校,在我看來就是圣殿。我上學的時候就在想,這就是我的目標,我也要在他那個年齡能和他有一樣的地位。”在十幾年之后,肖睿依舊清晰地記得大學時代的夢想。


吉林大學少年班人工智能專業畢業之后,肖睿進入王選院士領導的北大計算機研究所,這個研究所的主要任務是通過技術推動國家748工程的發展,改善中國當時印刷行業落后的面貌,解決計算機的信息處理問題。同時,該研究所還是占領了全球80%中文報業和出版市場的北大方正的技術和產品研發機構。


當時的肖睿,站在中國IT技術領域的最前沿。“當時的感受是,我們研究所解決不了的技術問題,在國內沒人能解決了”肖睿回憶道。當時的北大計算機研究所,擁有來自北大、中科院等頂尖院校的頂尖人才,其中包括新浪網創始人王志東,360創始人周鴻祎等互聯網牛人。當時國內很多微軟技術方面的書籍,都是肖睿和伙伴一起翻譯完成。在寫windows程序的時候,他們看的都不是公開的SDK接口,而是要看未公開的接口。


▎選擇與機遇


職業生涯從一個高點開始,沿著這條路走下去,肖睿有很大概率會按照自己的規劃功成名就,成為計算機領域的意見領袖,在30歲退休,實現年輕時的夢想。

但命運卻讓他和另一個行業相遇了。


2001年,肖睿走到職業道路的十字路口,面臨新的職業選擇。在他的選項范圍里,要么去微軟研究院,要么去硅谷。“當時我非常想去硅谷,那時候已經27歲了,我覺得我應該去硅谷了,30歲我還想退休呢。”當時的肖睿,還是保留著大學時代的想法。


恰逢此時,北大方正的一位前同事,也是北大青鳥Aptech的創始人楊明來找他幫忙。北大青鳥要進軍IT教育領域,急缺一位在企業有技術研發經驗,同時又有管理經驗的高管。由于朋友的邀請盛情難卻,肖睿本著暫時幫忙的想法,答應先做3-6個月。因為之后,他還是要去硅谷。“我已經拿到綠卡,移民了。所以6個月后就要走了。”


“到了北大青鳥之后,我強烈地感受到培訓這個行業的價值。當時說干3-6個月,結果一干就是十幾年。”肖睿簡單的一句話,卻透露出無限的自豪和責任感。


北大青鳥的IT培訓教材,正是來自肖睿一手組建并領導的北大青鳥職業教育研究院。北大青鳥IT職業教育十八年,培養了八十五萬優秀IT人才,彌補了國內IT行業巨大的人才缺口,對國家的IT行業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。


一次偶遇,想要30歲退休的技術控肖睿一腳踏進了IT教育領域。硅谷不去了,30歲之前不想退休了。他相信每個人都有無限潛能,讓平凡的人不平凡,讓優秀的人更優秀。他覺得將最先進的IT技術、企業最急需的IT技能,轉化成知識傳授給學生,讓學生成為受人尊重的專業人才,是一件非常有價值也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。


▎情結


讓更多的人,通過學習獲得更好的生活,這是他作為IT教育家的情結。


在北大青鳥,他帶領編撰了第一套針對零基礎學員的軟件開發教材。在這之前,社會上一直有一個誤解和偏見,認為只有接受過大學本科教育、學過高等數學和英語的人才能學會軟件開發。可是肖睿通過自己的親身技術經歷和團隊管理經驗,發現現實并不是這樣。大學生進入企業的第一年也無法直接進行軟件開發,原因是他們在學校里學的東西太理論化、技巧化,沒有接受過實際的軟件項目工程訓練。而沒有上過大學計算機課程的人,也并非不可以學會軟件開發。如果僅僅開發應用系統,并不需要高深的數學知識和英語水平,只要接受系統的專業技能訓練,就能夠適應企業崗位需求,開發出優秀的軟件。基于此,肖睿帶領技術人員開發了一套零基礎軟件開發教材ACCP。這在當時,是一個創舉。在教材剛剛投入市場的時候,很多專家都懷疑這件事情的可行性。但是北大青鳥用十幾年的發展,八十多萬的畢業學員,證明這件事情不僅可行,還非常成功。


肖睿帶領的北大青鳥職業教育研究院,一直保持著教材每18個月就更新一版的頻率,以保證學員所學內容是同一階段主流、企業需求量大的技術。


“當時市場沒有老大,北大青鳥很快就做起來了。” 2008年12月,調研公司IDC發布的報告顯示,北大青鳥APTECH市場份額達39.8%,連續8年穩居中國IT培訓市場占有率第一。《解放日報》的文章里曾寫道,青鳥模式的顛覆性,一是提出了這樣一個人才新概念,另一個是采用麥當勞式特許連鎖加盟的模式,并加以規范管理,將培訓面鋪開,讓更多人受益。


隨著北大青鳥不斷發展壯大,肖睿獲得的成就感、責任感、使命感也在與日俱增。2000年出差去廣東順德的時候,他親眼看到一個農村家庭的家長帶著孩子來學校報名。手絹里包著錢,基本上是五毛、一塊組成,是攢了很長時間才湊起來的幾千塊錢學費。“當時我就被touch到了,我覺得我們正在做的事情,非常有意義,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一生。”


▎聚焦


時代在變化,市場對人的要求也在發生改變。做leader一定要有敏銳的嗅覺,知道市場需要什么。


2015年,課工場應運而生,肖睿又新增了一個title。一位定位于大學生的高端教育品牌的創始人。這是他對于培養高端人才的一次聚焦,也是對于高端就業的一次聚焦。


早在08年,IT教育市場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一方面,大學擴招,高校人數迅速增加。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開始凸顯。另一方面,互聯網進入移動互聯時代。大數據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等新技術不斷地涌現,新課程需求大,技術也變得更加細分。個性化、細分化,成為整個互聯網的趨勢。


北大青鳥已經擁有成熟的業務模式和利潤來源,轉型創新變得困難很多。08年之后,北大青鳥也推出學士后等面向大學生市場的產品,但這種努力只是小修小補,無論是資源配置還是產品模式、服務模式,和原有的品牌差別很小。肖睿強烈地感受到市場需要一個能聚焦于大學生的品牌,一個更為高端的品牌。


自此,肖睿開始整合來自北京大學、北美大數據專家、國內一線技術專家組成的教材技術研發團隊,針對最新的AI人工智能、大數據、云計算等熱門技術領域,研發出適合大學生學習的專業教材和智能學習平臺,全力打造出一個更可靠的IT就業標桿教育品牌。


目前,課工場已經與人民郵電出版社達成戰略合作協議。其出版的大數據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等教材已經走進了985、211等全國高校,獲得了高校老師的廣泛好評。


▎理性VS感性


在教育這條職業賽道上,肖睿給出了不錯的成績單。同時,他也順利完成了身份和語言上的轉變,從和機器打交道的理性先生變成管理成千上萬人的感性先生,從技術從業者的理性語言變成和學生、市場交流的社交語言。


在肖睿原來的思維體系里,技術的東西沒有什么可講,幾句話就能說清楚。即使是進行管理的時候,他也覺得,用對待機器的方式去做就好了。“但其實很多東西,你換位思考才能講得懂”。作為老師,這一職責的要求迫使他培養更多的同理心、理解能力、溝通能力以及管理能力。


“一個做技術的人,當他知道說,人和機器是不一樣,人和客觀物理世界不一樣的時候,腦袋就通了。”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和角度,而機器則是一個確定的輸入,然后輸出一個確定的答案。此時的肖睿,弄通了一個道理是,每個人,每個時機都是不一樣的,要明白這種不同之處,然后因材施教,因地制宜。

現在的肖睿,對于講課、培訓,管理顯得游刃有余,他很懂技術,又很懂“人性”。 


在一次采訪中,他表達了對IT教育這種實用教育的理解,“實用教育最后是要有一個結果的保證和一個經濟上的回報。”課工場就可以用4到6個月的時間,讓這些學生能夠在IT行業或IT相關行業得到一個還算滿意的工作崗位及工資待遇。”肖睿說,課工場培養出來的學生不是為了簡單就業,而是為了高薪就業。課工場的目標是通過學習,讓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每個月可以拿到10000到15000的工資,甚至更高。課工場最新的就業喜報顯示,課工場大數據就業班平均年薪達到15萬以上。


那么,課工場和北大青鳥到底有哪些不同?當深入探討這個問題時,肖睿說了很多。我印象最深的還是他對于管理的把控:“ 在成熟的北大青鳥體系里,員工更多要做的是執行,每天想著目標、任務、流程,節點、考核。執行效率非常高,但是市場變化很快,員工有可能做的不是正確的事兒。”肖睿說。


“課工場則是以結果為導向”。肖睿進一步解釋說,“結果,并不是完成了我交付給你的任務,而是解決了需要解決的問題,而且是有價值的問題。這個價值是針對用戶、企業而言,而不是完成一項工作而已。當任務跟這個結果有沖突的時候,你要把它干掉,不要理它,直接面向結果,只要大家有這種想法,這個企業一定是有創新能力的。”


▎AI時代


技術風向變了。相比以往的Android、iOS課程,大數據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、區塊鏈等前沿技術成為學生的首選。技術的更迭帶來教育培訓課程的更迭。Gartner預測,在2020年,AI將成為激勵工作增長的積極因素,創造230萬個就業機會。


越來越多的IT培訓機構進入AI這一市場。2018年4月,教育部、創新工場、北大聯合推出了人工智能人才國際培養計劃。根據規劃,將在五年內培訓頂尖高校至少500位AI教師、5000位AI學生。


“現在是進入互聯網行業非常好的時機,因為在人工智能等互聯網新技術變革時代,所有IT人在技術上都在同一個起跑線,如果能抓住IT行業技術變化的窗口,這將是IT新人實現彎道超車的好機會,同時,IT新人還可以在這個全新的行業里規劃出一個好的職業發展路徑。”肖睿表示了對人工智能技術的看好。


關于AI人才,作為人工智能專家,肖睿講了很多自己的看法。他將現在做人工智能的人員分為兩類,一類做應用開發,一類做算法研究。在他看來,做應用開發的人不需要知道太多的算法,但做算法研究的人需要做很多模型訓練,這類人,對底層要求高,一般工資會更高,但是市場需求不會太多。


再比如,搞AI的人要懂得三大技術:數據、模型和算法、代碼。這三個里面,技術難度最低的是懂代碼,工作量最大的是搞數據,做數據的標簽、清洗這些東西是工作量最大的。然后最核心的能力是模型和算法,是這么一類人。


肖睿認為,目前在培訓市場上有兩類AI課程,一類是真的AI課程,一類是假的AI課程。所謂假的AI課程,就是只講Python語言,甚至使用Python做不擅長的Web開發,而不是數據分析和深度學習。但即使是真的AI課程,從就業和教學的角度,也少有合格的。很多課程里面充斥了過量的數學理論和公式。而在實際的AI工作中,并不是每個人都要掌握全部的AI算法原理和機制,有些內容也并不是需要全部的數學理論和公式基礎。現在很多AI課程,人為地提高了AI課程的學習難度,降低了學習效率。可能是課程的設計者并不真懂AI技術,也可能是缺少精心的課程設計,所以并不是合格的AI課程。課工場在AI技術內容的梳理、項目和案例的選擇、課程的設計上投入了近兩年的努力,在今年二季度正式推出了AI相關課程,主要是兩類,一類是基礎算法性的東西,還有一部分是以應用為主的,是從既有的大數據、機器學習這些課程延伸而來。第一批學生將在今年年底畢業,預期可以獲得15000到20000元的月薪。


談論起AI這一前沿科技,肖睿顯得很興奮,也很嚴謹。他沒有用特別夸張的詞鼓吹AI的無所不能,也沒有顯示出很強的人類會被AI替代的擔憂。他只是從不同角度闡述,哪些是真正的AI ,哪些只是噱頭而已。


他畢業于吉林大學少年班人工智能專業,幾十年兜兜轉轉,如今終于開始向市場培養AI方面的專業人才。


“我現在還在寫代碼,這是我的個人興趣。自己對新技術各方面的東西都感興趣,只不過時間的因素,有些東西做不到。現在把筆記本拿來,你能看到我的控制臺還在,前兩天我還在用一套數據訓練我的模型呢。”


成為IT教育領航者,投身人工智能新時代,是他命運偶然中的必然。


相信在肖睿帶領下的課工場,可以為國家移動互聯網人才缺口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。


本文刊登于《互聯網周刊》2018年11月5日 第21期 「封面人物」



標簽:
京ICP備1505727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7390號 客服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四肖中特正版资料大全期期准免费